im体育

专业创造美丽威海
专业    厚德   正气   担责
多元发展    兼容并包   进取创优   行业领先
品质立身    厚重守信   拥抱未来
打造精致威海新名片

当前位置:im体育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每周一案:为受审查调查他掩面而泣,“枕边风”助推毁了一个家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23

吴任三动,男,1952年出生,1968年参加工作,197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青海省公安厅九处处长,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书记、副厅长(正厅级),2013年3月退休。

 2019年7月11日,青海省纪委监委对任三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依法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月,经青海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给予任三动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1年5月18日,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任三动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任三动当庭表示认罪认罚。

堤溃蚁穴,细水长流式收受礼品礼金,以致无法记清收了多少人多少钱

2000年12月,任三动被提拔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在周围人的阿谀奉承和小恩小惠中,任三动逐渐飘飘然,胆子也越来越大。

任三动深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心里明白:送他钱财、礼品的一般都有求于他,但他认为收礼、办事不仅是普遍现象,甚至是一种能力的象征,逢年过节来拜访的人越多,越说明大家对他工作的肯定和对他的尊重,自己也就越有“面子”。

此后,任三动与商人老板的交往边界愈发模糊,常常不分彼此,一有困难便向老板们开口“求助”。2009年,任三动与妻子张某有意在南京购置一套价值370余万元的房产,因为数额较大一时难以凑齐,他便让西宁某公司老板郑某帮助垫付了全款,但事后其仅向郑某转付了150余万元,余下的220万元双方明确为借款。2010年,张某又向郑某借了一辆轿车供家里平时使用。截至案发,借款与车辆均未归还。

工作以来,这种细水长流的收礼形式,让任三动无法估算出到底收了多少人多少钱,直到案发,专案组帮他理清了这笔糊涂账,他才悔之晚矣。

一味纵容,违纪违法路上他走了前半程,被妻子推着走了后半程

在任三动走向违纪违法的道路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他的妻子张某。

“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调入行政单位?”2003年,张某下岗了,一时难以接受心理落差的她向任三动提出这一请求。“这是原则问题,不可以的。”尽管任三动在心底非常感谢妻子的辛苦付出,但当时他仍坚守住底线,拒绝了张某的要求。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任三动对张某充满了内疚,甚至不敢面对她。张某下岗后赋闲在家无所事事,任三动便尽量用物质来弥补她,无论张某提出要买什么、去哪里旅游,他都不会拒绝。对此,他坦言道,“我当时就是想让她高兴,尽快走出下岗的阴影。”

张某性格开朗、活泼,善于与人交往,很快,她通过任三动结识了许多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娱乐,她也会帮这些朋友们向任三动请托办事,“张姐”的影响力在小圈子里越来越大,甚至一些想结识任三动的人会先去巴结、结识“张姐”。

2009年,任三动把一名成都某警用器材厂的老板陈某介绍给时任省公安厅装备财务处副处长柴某,不久陈某顺利中标。为了感谢任三动,此后他每次来到西宁时都会请任三动夫妇吃饭、喝茶。2010年,张某从成都回来后告诉任三动,她在郫县看中了一套近74万余元的房子,陈某得知后,便热情推荐她购买,并为她代付了全部房款。

“74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赶紧把钱还给人家。”任三动觉得张某的做法并不合理,让其悉数归还。张某虽然嘴上答应了,但一直没有行动,她心想可以等房价上涨后把房子卖掉,从中赚取差价。2016年,见房价涨势不佳,张某便将房子以79万元价格出售了。拿到房款,任三动再次催促张某还钱,但她一直拖着,直至案发仍未退还。

虽然任三动对妻子的行为不予认同,但他并未高度重视,更谈不上正确引导。多数时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种包容、放纵,也让“枕边人”一步步将他推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

案发后,任三动一度痛恨妻子,但回忆起长达40多年的夫妻感情,既有共同成长的甜蜜,也有渐行渐远的无奈,纵有恩恩怨怨,感情仍深埋心底,他释然了。在接受审查调查时,他掩面而泣,“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违纪违法路上我走了前半程,她推着我走了后半程。还是我没能守住底线,毁了一个家。”

只有私德严、家风正,才能政风清、政德廉。正如任三动所言,没有妻子的全力支持、辛苦付出,也就没有他事业上的功成名就,可当曾经引以为傲的贤内助变成了“贤内蛀”,导致“家门失守”时,身为一家之主的任三动却一味听之任之、纵容包庇,终害人害己,给整个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退休6年,终难逃锒铛入狱的结局

2019年,在侦办“6·03”扫黑除恶专案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犯罪嫌疑人袁某某早在2009年就被人实名举报,省公安厅、西宁市公安局曾成立联合调查组对其进行调查,而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任三动在该案查办过程中失察失责,应承担领导责任。

这一案件在当地引起极大轰动。省纪委监委在追责过程中,发现任三动涉嫌违纪与受贿问题线索,经过初核,省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对其立案审查调查。

40多年公安工作经验使任三动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对此,专案组兵分几路,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整理出40余卷卷宗,摆满了两大张办公桌。

“从你参加工作到现在,减去生活支出所剩的余额,与你现在实际拥有财产相差500多万元……”当任三动听到专案组工作人员一笔笔核查、算清了其40多年的经济账时,他十分震惊,“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没想到省纪委监委会下这么大的功夫去一笔笔查实、核对、计算。同时,我竟有这么多财产来源不明,难以置信。”

经查,任三动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75万余元。截至案发,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540万余元,且不能说明来源。

在一串串数字面前,任三动哑口无言。“这些证据材料,好像在记录我的人生。”翻看相关证据,任三动回忆起自己曾经奋斗过、辉煌过,后又堕落了、失败了的人生,他不禁泪流满面。此后,他彻底放弃对抗组织,坦白了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退休6年,任三动心怀侥幸,自以为平安着陆,最终仍逃不脱锒铛入狱的结局。在忏悔录中,他这样写道:“当一个人到了迟暮之年,追忆往事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忏悔,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我作为一个68岁的老人,有着48年的党龄、45年的工龄,本该安享晚年,却要等待法律的裁决。我无颜面对培养我多年的党组织,无颜面对自己的亲朋好友,只希望以我的惨痛教训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广大党员干部,要老老实实做人、清清白白做事……”